新聞中心
HR HR工具包
  • HR工具包 當前所在位置:首頁 > HR工具包
  • 2013企業發展的五大猜想
    發布時間:2013/8/15 10:33:15

         十八大后,官方出臺了一些扶持小微企業的政策,并且我們有理由相信日后仍將會有一系列的產業扶持政策或各種利好出臺。問題在于,這些政策能否真正的解決中國制造普遍存在的低質低價、缺乏競爭力的核心問題以及規避企業有困難就找政府、出問題找政府解決的副作用。

    2013年將會有哪些情況發生,又會有哪些問題出現?請看我的五個想。

         猜想一:產業轉移范圍擴大

        富士康的轉移并非首創先河,阿迪達斯才是第一批撤出中國的外資企業,但是富士康作為勞動密集型和制造業的標桿企業,其一舉一動都會產生很大的影響,尤其是在中國企業的勞動力成本進一步提升的今天,富士康在美國、巴西、印度等國設立工廠就更容易引發對中國制造業未來前景的悲觀猜想。

    產業轉移是歷史趨勢,日本、韓國都曾經歷過大范圍的產業轉移,如今的產業轉移只是重新在中國出現而已。可以預見的是,雖然當前中國制造的產業轉移多集中在代工、服裝鞋帽等勞動力密集型行業,但機械加工、制造等行業也將面臨往海外轉移的趨勢,區別在于密集期未到而已,但留給中國制造的時間已經不多。

         猜想二:破產倒閉潮將進一步蔓延

        繼續第一個猜想的延展:每一輪產業轉移都會伴隨著大量的并購重組,以此實現行業集中度的提升。視線轉到長三角和珠三角地區:這些地區90%以上的企業都是小微企業,而且多為貿易型、代工型企業,從事著高風險(匯率風險)、低技術、低利潤的行業,其贏利模式極端畸形—不是靠產品贏利而是依靠出口退稅贏利。這種贏利模式注定了他們是扶不上墻的阿斗,也注定了這些企業必然會退出中國經濟的舞臺。

    做企業就像是做人,生老病死是常態,但是命運在很大程度上是可以靠自己主宰,而非靠政策、靠外部環境。換言之,經營企業要么做強、要么改行、要么關張,沒有第四種選擇。與其怨天尤人,不如調整戰略、完善組織、培育能力。但可怕的是,至今仍有許多企業沒有做好準備或者抱有僥幸心理,因此,2013年必然會有很多企業倒閉破產,或者被別的企業收購。

        猜想三:企業升級/轉型將成為主旋律

        我始終認為中國制造到中國創造是個偽命題,因為中國制造距離世界一流水平還有很大的差距,所以中國制造們至少在未來10年之內不要談什么中國創造,先把制造搞好了再說其他的。

    企業升級是向著高附加值、高技術含量、高精度的加工制造、裝備制造進行升級,這對生產流程、生產工藝、員工素質提出了很高的要求,但并不必然導致企業在生產設備上的大量投入。企業設備升級是次,觀念升級是主。至于企業轉型,更準確的說不是讓企業改行、從事全新的業務,而是從身處產業鏈末端的銷售型企業(如貿易型、代工型、出口型)向中上游(如產品研發設計、產品生產制造)進行轉型,實現產業鏈的上移和產品/服務價值的提升,并且,這種轉型和升級是必修課而非選修課,如果不及格則有生死之虞。

    無論是升級還是轉型,都是為了更好地提升企業在產業鏈當中的話語權和含金量,畢竟當下的中國已經進入一個人口紅利消失殆盡、成本優勢不再突出的階段,環境尚且在變化,企業又怎能以不變應萬變?

        猜想四:企業的人力成本將進一步提升

        十八大有一個重要的理念,即通過收入分配改革來提高居民收入。這種理念當然會獲得絕大多數人的認可,但有一個問題卻沒有說清楚:提高居民收入的錢從哪里來?財富不會憑空產生。如果從財富創造的角度出發,那么話題就回到前面三個猜想上,如果是從財富分配的角度出發,那么承擔這部分增量財富供給的,通常只有兩個主體:國家財政和企業。

    前者是指通過稅收機制實現財富的調節,總體來說就是擴大稅基或者提高稅率,向低收入群體和困難戶傾斜,但目前中國企業的實際稅負已經很高,且加稅帶來的負面作用太大,與當前推進的減稅基調不符(實施營改增),那么國家財政這條路已經無路可走,剩下的就是企業這條路。但問題也很大:中國企業的社保支出負擔位居全球第三位(平均30.75%,僅低于法國和意大利),已經沒有多少空間。那么,居民收入的提高從何而來?最終還是要由企業來承擔!

    雖然民營企業不會有上級主管部門來施壓,例如通過行政手段來提高薪酬,但絕大多數國有企業(除煙草、電力、石化、鹽業、電信、銀行、鐵路等國有壟斷行業,這些企業可能不僅不會加薪反而會限薪)必然會面臨不小的加薪成本壓力,最終傳導至整個勞動力市場,進而間接抬高民營企業的人力成本。

        猜想五:失業率提高的同時,將伴隨普通員工薪酬停漲及核心人才薪酬普漲

        猜想一到猜想四交織在一起,通常會引發三種結果出現:首先是失業率上升,尤其是那些替代性高的崗位和工種;其次是普通白領的收入不僅不會提高反而可能會下降,最好的結果就是不加薪也不減薪;再次是核心人才,尤其是產品研發、生產技術人才及各種職能人才(如營銷、品牌、人力資源、財務)的薪酬,將有相當幅度的增加,因為競爭加劇導致人才的爭奪也越發激烈,身價自然也水漲船高。

         當企業管理者習慣了被安排,不去思考企業與社會、企業與政府之間的角色定位問題,有困難首先想到的不是向內看,而是求爺爺告奶奶,這比瞎決策更可怕。

         在我看來,政府不是也不應該是父母,只能是規則和秩序的制定者,只能扮演裁判的角色而不應取代企業成為企業經營的參與者。好的政策應該是錦上添花而非雪中送炭,指望有好的政策救市是一種極度危險的誤區。企業最終能夠依靠的只有自己! 

    轉載自--中人網

纸牌麻将怎么抓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