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中心
HR HR工具包
  • HR工具包 當前所在位置:首頁 > HR工具包
  • 江淮汽車再度變革:架構調整 多高管離職
    發布時間:2013/8/15 10:28:37
          “這個番號又沒有了。”交換名片時,江淮和悅營銷分公司一位高管指著“江淮轎車營銷公司”字樣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說道。

      8月9日,江淮乘用車新產品和悅A30在江淮合肥工廠下線。下線儀式后的經銷商與媒體溝通會議上,江淮汽車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江淮汽車”)副總經理、江淮乘用車營銷公司總經理嚴剛稱江淮乘用車存在資源分散等癥結,并宣布了江淮乘用車公司組織架構進行變革的信息,原江淮轎車營銷公司、多功能車營銷公司和多功能商用車營銷公司“番號”取消,改名為和悅營銷分公司、瑞風營銷分公司和星銳營銷分公司。

      2007年起進軍乘用車市場,江淮汽車乘用車業務已經進行多輪變革調整。2012年1月安進接替左延安擔任江淮汽車集團有限公司(下稱“江淮集團”)董事長后,再度對乘用車業務實施戰略重組,推出了和悅、瑞風和星銳三個品牌。加上此次變革,江淮乘用車組織架構已經進行了三次調整。

      在此過程中,江淮汽車高管團隊亦大幅調整。本報記者獲悉,王朝云、林嘯虎等高管相繼出走后,江淮集團副總裁趙厚柱也將離開,下家可能為宇通客車或金龍汽車。

      再度變革

      上半年預增公告出臺后,江淮汽車股價一路飄紅,由6月6.91元的低點一路飆升至8.18元。上周四半年報出臺后,江淮汽車股價再度飆升,上周五收盤前達到8.41元的高點。轎車、商務車和輕卡多業務增長共同推動江淮汽車上半年銷量增長16.8%、凈利潤勁增63%.

      但即便如此,嚴剛看起來仍不滿意。“有限資源分散,品牌設計、公關、廣告管理不能及時準確把握市場需求的變化,渠道建設沒有做到細致科學,習慣于低價銷售,我認為,以上的原因才是制約發展的核心。”經銷商與媒體溝通會議上,嚴剛的開場白如此表述。

      今年8月起嚴剛開始擔任江淮乘用車營銷公司總經理,此前作為母公司分管領導,嚴剛并沒有江淮乘用車營銷公司的財務與人事權。“新官上任三把火”,嚴剛表示,變革的目標是把江淮乘用車營銷公司變成主動出擊、可持續創新的團隊。

      江淮汽車內部人士介紹,此次變革的核心是把江淮乘用車公司分離為江淮乘用車制造和江淮乘用車營銷兩家公司。后者又下轄和悅、瑞風和星銳三個營銷分公司。原江淮乘用車發動機廠廠長李明將擔任江淮乘用車制造公司總經理,原轎車營銷公司副總經理李建華將出任江淮乘用車營銷公司常務副總經理,原多功能車營銷公司副總經理陶智、原多功能商用車營銷公司副總經理葛賢文將分別出任江淮乘用車營銷公司副總經理,三人仍分別擔任和悅、瑞風和星銳營銷分公司總經理。但上述人事調整內部尚未下文,內部人士稱可能存在變數。

      事實上,江淮汽車2007年正式進軍乘用車業務以來,在銷售困境與做強愿景雙重刺激下,已進行多次變革調整。2007年江淮乘用車公司成立時,成立了獨立于瑞風的轎車營銷機構。由于銷量提升緩慢,2009年江淮汽車實施“大乘用車”戰略,江淮轎車制造、銷售與商務車瑞風事業板塊合并為江淮乘用車營銷公司,借助瑞風渠道新增100多家經銷商,江淮轎車快速提升銷量。2012年安進擔任董事長后,對乘用車業務再次梳理,推出了針對家庭用戶的和悅和針對公商務用戶的瑞風“雙品牌”戰略,并對營銷機構變革,成立了轎車營銷公司和多功能車營銷公司。

      “這次變革看上去只是更改了營銷公司的名稱,但內部很多公共的部門將會進行整合,包括品牌、公關、大客戶、網絡等,在資源分配和品牌建設上有更強的規劃。我們都還在消化這些東西,預計到8月底會有更清晰的架構和調整出來。”江淮汽車內部人士表示,雖然江淮轎車業務在和悅系列轎車推動下增長強勁,但整體盈利性差,“平均單車凈利幾百塊錢,如果具體到每一款車的話,有些車還是虧錢的。”

      江淮汽車產銷快報顯示,該公司前7月銷售各類產品共計30.5萬輛,同比增長19.8%;上半年凈利潤5.2億元,同比增長63%.上半年增長主要由新產品瑞風S5推動,轎車類產品上半年累計銷量6.79萬輛,同比增長14.19%.

      高管出走

      左延安掌舵江淮汽車約20年期間,江淮汽車建立起了從輕卡、底盤、重卡、商務車(瑞風MPV)、轎車的全系列產業鏈,但利潤結構一直是以商務車為主導,銷量占13%的瑞風利潤貢獻達40%.受市場不景氣影響,江淮銷量最大的商用車銷量連續下滑,乘用車遲遲未能實現利潤反哺,被認為存在結構性風險。

      安進出任江淮汽車董事長之后,先后對乘用車、商務車、商用車三個板塊的架構進行調整。根據其規劃,所有的調整以細分、聚焦為核心,將江淮產品體系細分后進一步瞄準針對性市場,相應人事調整也同時展開。

      出生于1970年的項興初,被認為是江淮汽車高管團隊中的“一匹黑馬”。今年1月,年僅43歲的項興初擔任江淮汽車總經理一職,此職位由于安進擔任董事長而出現空缺。江淮汽車董事會成員中,也僅項興初一位“70后”。出身于商用車體系的陳志平接任江淮汽車副總經理,原江淮汽車副總經理、江淮乘用車公司總經理戴茂方和分管江淮輕卡業務的趙厚柱升任江淮集團副總裁。因公司一、二把手調任,江淮汽車子公司層面人事變動更加頻繁。

      在此過程中,亦有多名高管相繼出走,包括江淮轎車營銷公司原總經理王朝云,原江淮輕卡營銷公司總經理、原江海納威司達合資公司副總經理顧德華,原江淮多功能商用車公司總經理林嘯虎等。

      江淮集團副總裁趙厚柱或是高管“離職潮”中最重量級的人物。本報記者從多個渠道獲悉,趙厚柱將從江淮汽車離職,公司內部正在走人事流程。江淮汽車內部人士稱,在公司高管排名中,趙厚柱僅次于安進、王志遠、項興初排名第四。趙厚柱出生于1963年,1985年加入江淮汽車,曾任江淮汽車制造廠分廠廠長、生產部部長,江淮汽車董事兼常務副總經理,商用車公司總經理等職,2013年任江淮集團副總裁。江淮內部傳言趙厚柱離職后將加盟宇通客車,但也有消息稱趙厚柱將前往金龍汽車入職。

      “安進的目標是在‘十二五’實現整體上市,公司架構的變革是必然的。對江淮乘用車的調整只是這一盤大棋中的一個環節。”接近江淮汽車高層的人士表示,江淮汽車將借鑒上汽集團整體上市的模式,并得到了安徽省政府的支持。該人士透露,戴茂方將調任安凱客車董事長一職。

      江淮集團旗下共有兩家上市公司,分別為江淮汽車和安凱客車,并有10多家子公司,存在較多的關聯交易問題。乘用車的盈利則是江淮集團整體上市的另一個急需解決的問題。

      安進在此前的采訪中表示爭取在“十二五”(2011~2015年)期內實現整體上市,并表示2012、2013年是江淮汽車調整年。

    (原標題:江淮乘用車架構大調 多名高管離職

纸牌麻将怎么抓牌